点击关闭

祖国大妈-布茹玛汗·毛勒朵:我想即使我不在了

  • 时间:

【人工智能】

“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從此,沒上過學的布茹瑪汗把界碑當作老師,一筆一划地在冬古拉瑪的石塊上一遍又一遍地刻下她這輩子刻在心中的兩個漢字——中國,而這一刻就是半個世紀之久,從未停歇。

布茹瑪汗·毛勒朵:學會寫中國二字後,說實話我一個月都激動得睡不著,我就老想著去邊境,再刻寫,再刻寫,會寫中國二字成為我最大的快樂。

“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布茹瑪汗·毛勒朵的兒子阿曼圖爾·托依齊拜克:我從17歲開始跟媽媽一起護邊,2001年正式成為一名護邊員。那時候我們的路不好走,從這到邊境需要兩天時間,經常騎著驢去巡邊,遇到下大雨路就被洪水沖毀了。我當時想不通她為什麼這麼堅持,我媽媽經常教育我,只有我們的祖國邊境穩定了,我們的生活才會安寧幸福。我將繼承母親的守邊事業,為祖國的邊防事業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王鵬:刻中國兩個字的石頭佈滿了邊境線,確實刻了很多,作為我們主權的體現,看到大媽刻的中國二字,對我們來說也是精神的傳承。

今天的《共和國不會忘記》系列報道,我們來認識一位柯爾克孜族大媽,今年77歲的她在祖國最西邊的邊境線上義務守邊五十餘載,不懂漢語的她學會的第一個詞就是“中國”。半個多世紀以來,她無數次在邊境的石頭上鐫刻祖國的名字,堅守著一名護邊員的神聖職責。她就是“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布茹瑪汗·毛勒朵。

·毛勒朵:父親時常對我們說,你們見到解放軍官兵和民警時,寧願自己餓著,也要給他們吃的,如果我老了去世了,你們也要這麼做。我問為什麼要這麼做,父親說是他們解放了我們,父親從小就給我們這麼說。雖然很辛苦但是我一點也不覺得苦,父親說要時常想著安寧,因為只有安寧一切才會好。我想既然我是中國公民,我就有義務守護邊境。

“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布茹瑪汗

1964年,布茹瑪汗·毛勒朵與丈夫第一次來到吉根鄉的冬古拉瑪山口,成為了第一批護邊員。

在祖國的最西端,有一個人口只有兩千的柯爾克孜族鄉鎮——吉根鄉。人口不多的它卻有104公里長的邊境線綿延在這裡,守護好這條邊境線,是這個鄉裡300多名護邊員的神聖職責。

克州邊境管理支隊副支隊長

布茹瑪汗·毛勒朵:我對冬古拉瑪山口的熟悉就像知道家裡少了一個勺子,石頭挪動了一下那般。冬古拉瑪山口就像我自己的母親、父親和我自己的家一樣,不經常去我就難受,只要我有一口氣,我就要守護冬古拉瑪山口。

“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布茹瑪汗負責守護的冬古拉瑪山口,海拔4200多米,山頂積雪常年不化,山間氣候複雜多變。柯爾克孜語里,"冬古拉瑪"是山高坡陡、石頭滾落的意思,惡劣天氣下,泥石流和暴雪時有發生。條件雖然艱苦,但布茹瑪汗從來沒有退縮。

克州邊境管理支隊副支隊長

布茹瑪汗·毛勒朵:壞人看到“中國石”知道是中國的領土就會害怕,所以我才刻寫。因為它代表中國的領土。

跋涉在冬古拉瑪的河谷、山坡…每走一段路就能發現像這樣刻有"中國"字樣的石塊。在布茹瑪汗看來,這些"中國石"既是巡邏的路標,讓她不迷失方向,還是歲月的紀念,見證她歷經的艱辛;更是國家的象徵,神聖不可侵犯。

王鵬:大媽在邊境線上可以說這種條件極其艱苦,海拔都在2000到5000米之間,女人在這種工作中更比男人更付出了更多的艱辛,更多的困難。每天的騎馬巡邏,徒步巡邏,有些山區,可能這個人到不了的地方只能徒步去。

通過向邊防官兵請教,布茹瑪汗學會了漢語和柯爾克孜語“中國”的寫法。在一次巡邊時,她隨手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刻下了“中國”二字。

剛開始巡邊時,布茹瑪汗望著綿延的邊境線,發現不時有牧民越界放牧,她意識到了守護邊境的重要意義,也正是從那一刻起,布茹瑪汗知道了什麼是邊境,什麼是國家。也就是在那時,她想到了在石頭上刻上“中國”二字。

“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布茹瑪汗·毛勒朵:我想即使我不在了,但是我刻的中國石永遠存在,中國永遠在我心裡。邊境的安全要比我的命大,為什麼呢?如果壞人偷越入境,會給我們造成動亂,所以如果守護好邊境,不讓壞人進來,我們的家園安定了,祖國安定了,邊境安寧了,我們就能像現在這樣日益昌盛富裕過上好日子。

50多年來,布茹瑪汗大媽巡邊護邊從未間斷,如今布茹瑪汗的五個子女也成為護邊員,陪伴母親繼續走上這條艱辛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