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移植承诺-金玫带着丈夫来到河北医院继续打化疗

  • 时间:

【武夷山景区关闭】

公婆在老家照顧女兒,金玫只能獨自伺候丈夫,醫生說,如果僅靠化療維持,只有20%的存活率,而移植骨髓則有80%救治希望,可高達50多萬的移植費用,金玫實在無力承擔。這一切,趙春林都看在眼裡,金玫嫁給他這些年沒過一天好日子,這讓他愧疚萬分,他極度後悔和金玫結婚,現在自己得了病,與其繼續拖累金玫,還不如趁早離婚,離開自己這個累贅,憑金玫的性格和長相,很容易再找一戶好人家,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金玫今年30歲,家住四川宜賓農村,年輕時,容貌姣好的她是許多男孩子追求的對象,但對待感情極其慎重的金玫,卻從不肯輕易托付自己的真心,直到2009年,她遇見比自己大2歲的趙春林,雖然趙春林長相不出眾,但性格卻很忠厚老實,再加上曾在部隊當過兩年義務兵,這讓趙春林比同齡人更加堅強勇毅。相戀3年後,他們決定結婚廝守一生,可此舉卻遭到金玫父母的強烈反對。

4月7日,金玫帶著丈夫回到四川宜賓老家,在市醫院做完骨穿檢查就開始打化療,僅僅第一個療程,趙春林就出現嚴重的肺部感染,前期檢查和初期治療已經花光多年攢下的幾萬元積蓄,無奈之下,金玫和親戚朋友借了十多萬元,才勉強保住趙春林的性命。為了接受更好的抗白治療,5月22日,金玫帶著丈夫來到河北醫院繼續打化療,原本反對這門親事的金玫父母,得知女婿患病,也主動拿出了5萬元積蓄。

小兩口計劃學一門手藝傍身,於是來到貴陽一家面館學習做面,三年學藝過後,小兩口帶著五六萬存款準備回老家開個面館,從此過安定的日子,可誰都沒想到,一向體格健壯的趙春林卻在此時病倒了。今年3月下旬,趙春林的喉嚨發炎嚴重,脖子淋巴腫大,去縣醫院做檢查後發現血常規異常,去省城大醫院一檢查,結果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白血病這個恐怖的字眼,金玫以前只在電視上見過,她怎麼也想不到丈夫會得這種病。

婚後沒多久,女兒出生了,金玫在家專職帶娃,趙春林在工廠上班,月工資3000元左右,雖然生活不富裕,但他們省吃儉用攢起來,一點一滴呵護這份來之不易的小幸福。然而,女兒一歲時患上了肺炎,每個月都必須住院吃藥,這讓趙春林原本就不多的工資更加不夠用。就這樣持續了三年,雖然女兒的病情得到很大緩解,但常年的吃藥費用卻早已讓家裡入不敷出。於是,金玫和趙春林把女兒托付給爺爺奶奶後,來到貴州打工謀生路。

然而,趙春林一次次苦勸金玫離婚,卻都被果斷拒絕。趙春林既要忍受病痛的折磨,還要承受內心的負罪感,前天開始,他拒絕接受治療,也不吃東西,企圖用這種決絕的方式逼金玫離婚。為了避免病情加重,無奈之下,金玫只能權且先答應了下來,她擔心光是口頭承諾穩不住丈夫,為了拖延一些時間,於是便提了個離婚條件:必須好好配合治療,等10月份過完最後一個結婚紀念日,彼此都不留遺憾,那時就可以離婚。

金玫看似“冷酷”的回應終於讓趙春林放下了心,他開始恢復吃飯、治療,保證自己能挺到10月份。結婚7年來,每年的結婚紀念日都過得特別窮酸,今年,趙春林想盡可能彌補虧欠,他要完成自己曾許下的承諾——陪妻子拍一套婚紗照。對於金玫來說,她出嫁時沒要一分彩禮,這些年也沒過上好日子,即使她現在退縮,也不會有人責怪她無情無義。但一日夫妻百日恩,治好丈夫的病,是金玫的餘生執念,她要想辦法籌齊骨髓移植的錢救丈夫。

雖然金玫和趙春林都出身農村,但金玫是家裡獨生女,經濟條件不錯,可趙春林兄弟2個,父母都是普通農民,家境不富裕。這個看似門當戶對、卻貧富差距很大的婚事,金玫父母自然百般反對。然而,沉醉在愛情中的金玫卻不管這些,2012年10月,她義無反顧與趙春林領了證,沒有車、房、彩禮,也沒有像樣的婚禮,這對有情人只花180元在登記處拍了張結婚照,趙春林向金玫承諾,以後有錢了一定為她補拍一組美美的婚紗照。

7月9月,河北一醫院內,金玫正在喂丈夫喝粥,經過長達一天的僵持,她最終還是拗不過以絕食相逼的丈夫,同意了離婚。金玫深知治療白血病是個無底洞,也能體會患病丈夫逼她離婚的無奈,雖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但金玫卻有情有義,為了讓丈夫配合吃飯、治療,她只能暫時答應離婚,前提是要過完最後一個結婚紀念日。如今,距離結婚紀念日還剩3個月,金玫計劃能拖多久是多久,她相信移植完骨髓後,丈夫一定回心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