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脸子送给-一次都得不到周丽娟的回看

  • 时间:

【民航机票免退票费】

氣上心來,惱上心來,王國慧真想拉下臉子跟郝青乾一架,說她什麼都不管了,郝青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然而,在自己地盤上的王國慧,沒有失去理性、意志、身份和風度,她的矛頭指向的還是自己的兒子,她說:何新成這孩子就是不知道社會深淺,不懂得眉眼高低,找不准自己的位置。等他回來,我一定更加嚴厲地批評他,讓他清醒頭腦,認清自己是誰,找準自己的位置。

來自家長的焦慮▌劉慶邦聽到何新成與周麗娟談戀愛的事,應該說王國慧的反應是強烈的,第一反應是反對的。現在看來,郝青的反應比她還要強烈,反對的態度比她還要堅決。她相信,郝青對孩子要求的目標跟她的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一定要上大學。讓王國慧不能接受的是,郝青居高臨下,跟她說的是出身、地位、學歷、門第。這樣涉及到的就不止何新成一個人,甚至連他們全家甚至祖祖輩輩都涉及到了。郝青的意思是明顯的,她不僅看不起何新成,連何新成家的所有人都看不起。

王國慧說:你送給周麗娟的東西,周麗娟交給了她媽,她媽交給了我。至於是啥東西,我也不用明說,一提你就明白了。那樣東西我先不還給你,暫時替你保存著。我怕你看到傷心。周麗娟跟她媽說了,她根本就沒有那個意思,完全是你的一廂情願。如果說你送給周麗娟的是一件信物,如今人家把信物退給我了。在農村,退親的辦法是退彩禮。只要是女方把彩禮退給了男方,親事就算吹了。我理解,在城裡退信物的性質跟農村退彩禮的性質是一樣的,退信物也許比退彩禮的性質更嚴重一些。如果說你送給周麗娟的是一顆心,現在等於周麗娟把你的心也還給你了,這下你總該死心了吧!

這些天,何新成每天都處在極度焦慮之中,過一天比過一年都漫長。他看周麗娟,周麗娟不看他了。他看一次,看一次,一次都得不到周麗娟的回看,更不用說達成目光上的交流。雖說周麗娟沒有回看他,但何新成能感覺出來,他每次看周麗娟,周麗娟都能感覺到。只是周麗娟的反應不再是臉紅,害羞,而是有些厭煩,甚至有些惱怒,仿佛在說:老看什麼看,煩人!(11)

不可能!我不信!何新成的臉色由紅到白,由白到黑,由黑又到白。他有些惡狠狠地盯著王國慧說:說說說,喋喋不休地說啥說!

周五晚上何新成回到家,王國慧一上來就對他說:周麗娟的媽媽到居委會的辦公室找我去了,把你媽指責得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就差抽你媽的嘴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