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笔墨人生-优秀作家能够在对人民与现实的关注中

  • 时间:

【官兵护航春晚29年】

縱觀中國當代文學史,不同年代都有優秀作品生動描繪時代畫捲,為時代樹立精神豐碑。在現實題材創作這條主線上,作家梁曉聲以沁潤廣原厚土的筆墨雕刻人物、描繪家國、激勵人心。

文學關註人民,需要作傢具有強烈人文情懷。梁曉聲對人性向善向美的理解源於家教。一個作家接受的直接而感性的家庭教育,比如淳樸的家風,對寫作大有裨益。在讀書這件事上,母親對梁曉聲是“絕對的好”,對於讓他買家用後剩下的錢,母親總是說“你留著吧!”於是,梁曉聲就拿錢去書鋪看書。文字是輕的,思想是重的,除了有字的書,還有人生這本無字書。古人雲:“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父母用朴素的行動潛移默化地影響梁曉聲的創作。

文學關註現實,需要作家洞悉時代,深入理解生活。上世紀80年代前後,“為知青代言”是梁曉聲的寫作初衷,人生閱歷與文學積累促成作品“爆發”。小說《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風雪》《雪城》獲得各類獎項,並陸續改編成影視作品。其中,《今夜有暴風雪》成為知青文學代表作品。他的筆墨展現一段真實歲月,刻畫濃厚英雄情結,影響並感動眾多讀者。梁曉聲對自己這一階段創作的評價是“值得”。從城市到鄉村,再從鄉村返回城市,知青們用青春擁抱土地和人民。他們中不少人在艱苦環境中磨煉了意志和品格,逐漸走向成熟,具有建設祖國的責任感。梁曉聲用文學描寫他們、塑造他們,寫出知青群體心聲。用文學作品反映人民所思、所想、所感,實現這樣的價值,是一個作家對時代和生活的最好回饋。

優秀作家能夠在對人民與現實的關註中,激發創作靈感,讓作品立足平凡,有道義有擔當,有筋骨有溫度,這也是梁曉聲文學創作的精神線索。以35歲為界,在創作大量知青題材作品後,梁曉聲將筆觸聚焦更廣大百姓群體,他說:“關註現實、反映現實,這是一種使命和責任”。去年8月,梁曉聲的長篇小說《人世間》榮獲第十屆茅盾文學獎。這部小說講述一代人在偉大歷史進程中的奮鬥、成長和相濡以沫的溫情,將理想主義精神與現實主義創作手法結合,被稱為“50年中國百姓生活史”。通過對一個工人家庭的子女及其周圍朋友幾十年人生歷程的展示,在滄桑世事中構建溫暖維度,透視50年來中國百姓生活的發展變遷,其中既有中國社會發展的“光榮與夢想”,也包含改革開放進程中的艱苦奮鬥。70歲的梁曉聲,重新回到原點,以純粹的文學創作記錄時代變遷中的人們,發現每一扇門後面的故事。不同時代鐫刻不同人群的生活史,這不僅是文學的來源,更是文學應該挖掘的富礦。梁曉聲所做的,就是把那些人和事從生活中打撈出來,對朴素記憶重新整合提煉,使讀者看到生活的廣度和歷史的寬度。

無論是近年的《人世間》,還是早年的《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這些作品的“命運”都說明,文學只有關註人民命運,才能肩負起描寫人性向善的責任,才能用溫潤的文字、堅毅的精神、深刻的思想觀照生活、叩問人心、啟迪智慧。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24日08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