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新京警方-新京报:警方此次还刑拘了嫌疑人的姐姐和父亲

  • 时间:

【心脏骤停正确抢救】

張阿琴:我嫁到廣東來了,其實一直沒有告訴我先生,去年我才告訴他。

新京報:母親是怎麼去世的?

湖南慈利“姐妹為父追凶25年”案有新進展,犯罪嫌疑人張某標已在廣東落網。11月28日,新京報記者從慈利縣公安局證實,張某標的姐姐張某春、父親張某卓已被慈利檢方批准逮捕。

張阿琴:就是好激動,之前網友就根據警方懸賞通告上的照片,提供過一些線索,但是都不像。張某標落網的前一周,公安機關還提供一張臉上帶疤的照片,請我們辨認,我們一看就不像,後來去驗證DNA,發現不是,還是感覺很失望。當時聽到他落網,我們都很激動,我跟姐姐互相報信,終於抓到了,好開心。

新京報:支出大嗎?張阿琴:一齣現線索,我就跟姐姐坐車跑過去,發現不是,鎩羽而歸很多次。近些年頻次少些,一般都是有消息了,我跟姐姐去尋找線索。其實到後面,就沒有線索了。前些年的支出有大幾萬了,那時候對我們來說,已經是很大一筆支出了。

死者張國恆的大女兒張阿麗告訴新京報記者,張某標父親和姐姐的包庇行為,絲毫沒有體現悔改之意,希望可以得到法律的嚴判。小女兒張阿琴表示,會到父親墳前,告訴凶手落網的消息。

新京報:嫌疑人落網的消息,你是何時知道的?

新京報:當你知道嫌犯落網的消息時,你心情怎麼樣?

目前,犯罪嫌疑人張某標、張某春、張某卓三人已被慈利縣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當中。

張阿麗:平時我們知道的,都對警方說了,包括我們掌握的嫌疑人家庭成員關係,哪些、在哪些地方,我們能提供的,都提供了。包括此前警方通緝上所使用的犯罪嫌疑人的照片,都是我們找來的。

1994年7月7日,張某卓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慈利縣公安局收容審查。自此,張國恆的妻子,還有兩個女兒——姐姐張阿麗與妹妹張阿琴接力開始追凶。1996年,張國恆的妻子因車禍去世。

新京報:警方此次還刑拘了嫌疑人的姐姐和父親,稱他們也涉案其中。對此,你怎麼看?

妹妹張阿琴“案件成熟後,會去墳前告訴爸爸”

8月15日,湖南慈利縣洞溪村,張阿麗家裡。兩姐妹多年收集的案情材料和老照片。資料圖片/彭子洋 攝

因稻田引水灌溉引衝突致一人死

今年9月29日,專案組民警在廣東,成功抓獲涉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張某標,以及涉嫌窩藏、包庇罪的犯罪嫌疑人張某春。張某卓因案情發生新變化,也被刑拘。

張阿麗:像他們這種情況的,一直沒有認罪態度,還沒有悔改之意,而且我父親被他(犯罪嫌疑人)殘忍殺害致死,我們一家人的命運都隨之改變了,我希望未來到庭審階段,法院可以重判,我們都相信法律,會給家屬一個交代。

新京報:嫌疑人如今已落網,包括他的姐姐和父親被刑拘,你對案件走向有何期待?

後經值勤室民警初步調查:張某卓與張某恆、張某兵,因給稻田引水灌溉之事發生衝突,在扭打過程中,張某恆被張某卓用殺豬刀砍傷,之後,張某卓之子張某標(16歲)拿著另一把殺豬刀來到事發現場,與張某恆進行扭打,最終張某恆被張某標用殺豬刀刺傷致死。案發後,犯罪嫌疑人張某卓被警方控制,張某標逃離現場。

新京報:目前嫌犯到案,你下一步有何打算?

最終,經過進一步核查,民警發現犯罪嫌疑人張某標早已獲得新戶口並更名為張某,目前已在廣東成家。

專案組民警判斷:張某標很可能與其姐張某春有聯繫。今年8月22日,警方前往洞溪走訪,並與張氏姐妹進行溝通、交流,同時勸導張某卓夫婦做好張某標的投案自首工作。

在此之前,專案組民警多次與張某卓做工作,但張某卓始終否認自己以及近親屬與張某標有過聯繫。但砌牆事件發生後,辦案民警在一次常規的調查走訪中瞭解到,張某卓的大女兒張某春竟主動聯繫了張某卓,並叮囑其一定要做好張氏姐妹的工作。

新京報:目前案件進展如何?

■ 對話姐姐張阿麗“希望法律嚴懲凶手”11月28日下午,受害者女兒張阿麗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父親去世後,家人的生活軌跡因追凶而改變。希望在之後的庭審中,法律可以嚴懲凶手。

新京報:母親過世後,你與妹妹張阿琴接力追凶,此次嫌疑人落網,你們有為警方提供什麼線索嗎?

新京報:你先生知道這些年的事嗎?

與此同時,警方一方面利用自主尋找到的張某標的照片以及張氏姐妹提供的照片,再次採取信息化手段進行人像比對;另一方面繼續以張某春為重心,展開偵查。

張阿琴:我們當時挺富裕的,爸爸當時是教書的,家裡條件、各方面都是挺不錯的,結果發生這樣的悲劇,我們生活一下子出現了變故,當時我跟姐姐還很小,對我們成長影響很大。

據犯罪嫌疑人張某標供述:25年前,當他意識到張某恆被自己故意傷害致死後,趁著現場混亂逃往後山,翻過後山到達公路攔車前往寧鄉,躲在寧鄉的小姨魯某英(目前已患病去世)家中,不久後,被張某春接到廣東。2008年在湖南某地重新上戶並更名為張某,之後將戶口遷往妻子戶籍所在地廣東省雲浮市,併在廣東打工。

新京報記者也聯繫上了已經在廣東成婚的妹妹張阿琴,她告訴新京報記者,母親在父親遇害兩年後車禍去世。案件成熟後,她會去墳前將這一消息告訴父母。

新京報:追凶這20多年,生活發生了怎麼樣的改變?

張阿琴:我父親遇害兩年後,1996年,當時遇車禍去世的。那個司機開了一輛報廢車,她去鎮上回來時,結果就翻車了,我媽媽當時在車上,路過一個懸崖,她被甩了出來。其實父親去世後,我們開了一個小店,經營生計,也是支撐母親全國尋找凶手的資金來源。

據偵辦此案的慈利縣公安局民警介紹,25年前,刑事偵查技術手段落後,加之當時交通不便且張某標並未辦理居民身份證,公安機關能夠使用的偵查手段非常有限。此案一直沒有進展。

1994年7月2日11時許,慈利縣洞溪鄉洞溪村村民張某卓,一邊向鄉政府跑一邊驚叫著:“我殺人了!”事發突然,案情不明,最先趕到現場的鄉政府幹部先把神情驚慌的張某卓帶到洞溪鄉公安值勤室,交由公安機關偵查處置。

新京報訊 1994年,湖南慈利縣發生一起糾紛,衝突過程中,時年16歲的張某標刺死張國恆後失蹤。張國恆兩個女兒開始了25年的為父追凶路。11月28日,記者從慈利縣公安局證實,張某標在廣州落網,被抓時他已洗白了身份。

張阿麗:對於他們凶手方,這些年一直沒有悔意,沒有認錯的態度。我到現在都想不明白,為了一點小事,故意把我父親給殺死了,提前就備好了殺豬刀。像我們普通人,殺一隻雞都很怵,更別說殺人。

犯罪嫌疑人洗白身份成家2019年2月,事情終於發生轉機。犯罪嫌疑人張某標的父親張某卓,在死者張某恆的墳的一側砌了一堵牆,引得張氏姐妹大怒,雙方再次發生糾紛,張某恆被故意傷害致死一案重新進入大眾視線,慈利公安也被推到了風口浪尖,同時也讓犯罪嫌疑人露出了蛛絲馬跡。

張阿琴:等案件進展到一定程度,我肯定會回湖南慈利老家,親自到爸爸媽媽的墳前,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們。

張阿麗:25日,警方有了初步調查結論,並刑拘了犯罪嫌疑人的姐姐和父親後,警方通知我了,當時喜極而泣,哭了。

張阿麗:現在檢察院已經批准逮捕,我們為了這個案子,多次進城去,我們從縣公安局獲知的消息是,此案已經報請檢察院,已經批捕了,目前還沒有移交送檢,案件還在偵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