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世界-科技期刊要更好地服务于我国科技发展

  • 时间:

【最大乐高乐园上海】

中國科學院院士朱作言:科技期刊的使命是留住中國一流稿件

以《自然》《科學》《細胞》等為代表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因發表最新最前沿的科學發現和技術創新,為世界科技發展貢獻了重要力量。與此同時,全球期刊界也面臨著新的挑戰,例如今年以來所發生的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對華為員工及華為資助的個人參與審稿做出無理限制的事件,對我國及全球科學共同體造成了嚴重的危害。痛定思痛,我們深刻認識到科技期刊對中國和世界的貢獻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倡導並支持全球科技界的無國界、無歧視的理念。從這個角度來說,推進我國科技期刊的發展,爭奪我國在國際期刊界的話語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同時打造中國科技出版資源數據庫,建立開放獲取平臺。通過國際合作加強科技和期刊界交流,打造國家出版數字平臺,推動企業、學術和期刊之間跨域合作,匯聚全球優質資源,為全世界貢獻中國科技期刊的科學創造力量與智慧,提高中國科技期刊的世界話語權和影響力。

最後,在科技期刊界要有開放合作的視野,但應該超越以往的“借船出海”的階段。我們應該把握好“適度”的原則,策劃好“同船出海”的合作項目。

從2018年5月14日啟動科技期刊分級目錄製定工作,到正式發佈中醫葯科技期刊分級目錄T1、T2級名單,歷經一年四個月的時間,其間召開了各類研討會、座談會等40餘次,得到了中國科協、國家中醫葯管理局以及學科專家、期刊專家、行業專家的積極配合與大力支持,並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

面向未來,培育世界一流中醫葯科技期刊是關係到中醫葯事業傳承發展的重大問題,而建立符合中醫葯學科特質的期刊評價體系對一流期刊建設具有積極的正向促進作用。

科技期刊是科技創新鏈條中的重要環節。從業務角度看,主要是作者、編者、讀者圍繞科學技術知識的傳播進行有機互動,專業性強,受眾面小,產業規模不大。但從更大的視野看,科技期刊直接映射著科技、經濟、文化等宏觀因素,是一個國家科技競爭力和文化軟實力的重要表徵,且與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社會信息化等大背景息息相關,可以說是小切口、大生態。

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設,必須系統規劃,精準發力,拿出一批硬招實招,具體來講,要做好“五個統籌”和“五個發力”。一是統籌短期目標和長期規劃;二是統籌基礎前沿、工程技術、科普等各類期刊;三是統籌中文期刊和英文期刊;四是統籌期刊自身改革和外部環境優化;五是統籌政府、學會、高校、科研機構、出版集團、企業與社會力量等方方面面。

中國科技期刊界是到了要觸底反彈的時候了。基於我國的科技成果產出與科技期刊出版發展水平,提出以下三點建議。

作為專家學者,我呼籲廣大科技工作者要把優秀的科技成果留在祖國的大地上,同時也希望國內的科技期刊能夠抓住歷史機遇,重拾勇氣,重振信心,建立符合中醫葯特色和規律的科技期刊評價體系,培育世界一流期刊,打造傳統醫葯世界高地和核心,為中醫葯發展作出貢獻。

從深化改革的角度來說,加大科技體制機制改革,既需要從全局性和系統性出發,也需要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精準發力。科技期刊切入口小,但涉及面大,事關國家科技競爭力和文化軟實力,事關科技體制改革全局,事關科技界和出版界的科技傳播和科技評估的問題,是影響我國創新生態、貫通科技與社會的複雜性、系統性、基礎性工程。

應當建立兩類新的科技期刊評價體系:一類是打上我國學者創新烙印的適用於全世界科技期刊的評價體系;另一類是適用於綜合評價我國科技期刊對中國和全世界的學術影響力的評價體系。

現階段,中國前1%的論文跟歐美基本持平。如何辦好中國的科技期刊?我們要扎扎實實做好基礎工作,吸引中國一流稿件刊登在中國的期刊上,這樣中國科技期刊走向世界就指日可待了。

現在,我們構建了首個《中醫葯科技期刊評價指標體系》,為高質量中醫葯科技期刊分級目錄的產生提供了科學依據。形成了首個中醫葯科技期刊分級目錄(T1、T2級)名單,以評促建,推動我國中醫葯科技期刊在全球發揮學科引領作用。入選T1的11本期刊,系已經接近或具備國際頂級水平的期刊,入選T2的27本期刊,系接近本學科領域國際上知名和非常重要的較高水平權威期刊,涵蓋了中醫、中藥、中西醫結合、針灸、專科等多個學術領域,分別來自不同的主管、主辦單位,充分展示出中醫葯學科代表性的、一流期刊的優秀品質與行業特色。

周光召先生曾指出,中文期刊工作是面向我國廣大的科學工作者,特別是年輕成長的科學工作者,作用不可忽視。科技期刊要更好地服務於我國科技發展,一是要優化期刊佈局,服務學術交流。二是要對標國際大刊,找準發展方向,明確發展定位。三是要著力提升學術質量,充分發揮專家辦刊作用,專家對期刊進展、發展目標進行審定,例如數學集編委會,有國外主要數學期刊主編或學會負責人參會。四是要增加期刊的親和力,加大期刊宣傳力度,加強和廣大工作者的聯繫。

近年來,國內外科技期刊出版方面發生了很多新變化,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1.從宏觀層面來說,集約化、市場化和國際化成為大勢。通過單刊分化、子刊衍生、系列辦刊、刊域結合所形成的不僅是出版,還有服務和人才培養一體化,形成了綜合的產業鏈、供應鏈和創業鏈的出版系統。2.從中間層面上來說,出版行業形成了數字化、平臺化、網絡化的大勢。特別是平臺化、網絡化的形成促進了開放交流、開放獲取。3.在微觀層面上,面向讀者形成了經營業態的個性化、服務讀者的專業化和出版服務交流的多元化趨勢。

從特征上看,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是指能發表最具原始創新意義的研究成果併在世界範圍內得到廣泛認可、學科影響力指標位居世界綜合或學科領域定量統計排名前5%的期刊,不僅要有服務人類、引領創新的辦刊宗旨,有記錄重大科技進程的代表性論文,有名校博士畢業生組成的高水平的編輯團隊,有嚴格的內容管理制度,而且有與時俱進的先進傳播技術,有以用戶為中心的市場化運作。一言以概之,就是要有品牌、有歷史、有市場。

在充分體現中醫葯“人無我有、人有我優、我主人隨”的學科特色的前提下,堅持四點原則:公開、公平、公正的基本評估原則。立足現實、引導發展的初心和使命:充分發揮學者專家在期刊評價當中的作用。定量與定性相結合的評估指標體系與評估流程。

科技期刊傳承人類文明,薈萃科學發現,引領科學發展,直接體現國家科技競爭力和文化軟實力,這是沒有任何載體可以替代的。科學研究既要追求知識和真理,也要服務於經濟社會發展和廣大人民群眾。廣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應用在實現現代化的偉大事業中。

建設世界一流科技期刊須出“硬招實招”

這是一個需要科學共同體積极參与和達成共識的項目,因此我們非常註重信息公開,一是廣泛利用紙媒、網絡、新媒體等方式,及時報道分級分類工作的進展;二是加強期刊之間的聯繫,動員更多期刊參與,進行了三輪大範圍問卷調查和征求意見;三是動員學者廣泛參與期刊評價工作,開展期刊滿意度調查、組織專家學者對評價指標進行論證、征求國醫大師和院士意見等。

屠呦呦發現青蒿素、袁隆平選育雜交水稻、陳景潤破解哥德巴赫猜想,這些重大的科學發現,最早都發表在我國的科技期刊上。然而,目前我國的科技期刊還存在國際影響力有限,小散弱問題突出、缺乏自主平臺,沒有話語權和評價權等問題,如何建設中國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如何最大限度發揮科技期刊作用,將創新成果記錄留在中國?近日,第十五屆中國科技期刊發展論壇在浙江杭州舉辦,多位院士、專家為此建言獻策,本刊現摘登部分發言。

近年來,中國科技品牌期刊發展態勢強勁。根據SCI於2019年發佈的《期刊引證報告》,我國有52種中國科技期刊進入SCI影響因子Q1區。目前,我國已經涌現出一批代表我國學科優勢、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品牌期刊,如《細胞研究》《光:科學與應用》《國家科學評論》等,品牌期刊的崛起對於建設世界科技期刊,重塑中國科技期刊在國際上的新地位、新形象具有重要作用。

編者按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從學術期刊的角度來看,就是能夠引領全球基礎創新發展方向,能夠發表學科奠基性、基礎性原始創新成果;從技術期刊的角度來看,就是能夠引領全球技術創新發展方向,能夠引領技術應用研究和產業發展方向;同時,都能夠迅速傳播創新成果並得到世界同行廣泛認同,具有強大的可持續發展能力。從實際表現講,就是能在世界範圍內占據學科或行業定量統計排名前5%~10%地位的期刊,尤其是被一流的科學家或工程師普遍使用的高影響力期刊。

首先,需要為我國的科技期刊建構至少一個通用且功能強大的期刊電子平臺。這類新的期刊工作平臺需要考慮到不同語言間具有專業水準的轉換,以及將最新AI技術應用於論文評審環節。在這一新平臺上,我們可以匯聚新資源和新數據。

中國科協學會學術部部長劉興平:

探索符合科技期刊發展規律的評價體系

如何把刊辦好?關鍵在於打造核心競爭優勢,增強期刊可持續發展能力。如科學出版社對期刊編輯的培養做了很多工作,建立了SciEngine期刊全流程數字出版平臺,發揮了科學引擎在傳播出版方面作用。

當前,中國已經具有國際一流的科技稿件源,可以提供略高於世界平均質量的、占世界學術總產出約20%的科技稿件源,其中不乏高影響力之作。這將為建設世界一流的學術期刊提供稿件源和作者群基礎。

中國科協將成立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設專家委員會,為一流期刊建設提供戰略咨詢,推動一流學會與一流期刊建設統籌發展,推動一流大學、一流學科與一流期刊建設統籌發展,推動科技評價與科技期刊統籌發展,推動科技期刊建設與國際合作交流協調發展,把知識出版、價值出版、文明傳播有效結合起來。

人們常用小、散、弱三個字來形容我國科技期刊的一般情況:在5000種科技期刊中,每個辦刊單位平均只辦3種期刊;期刊的整體架構都是由自下而上的模式構建;沒有強有力的電子審稿平臺和銷售網絡,只能“借船出海”。

建設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是科技界和期刊界義不容辭的責任,需要我們共同思考和謀劃培育世界一流期刊的中國方針,共同謀劃、審視全球發展態勢,抓住時機、推動發展。

與此同時,也應該看到,近幾年來,我國對世界科技創新貢獻率大幅提高,已經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大、成長最快的科研產出國。2018年,國際重要數據庫收錄我國科研論文已達41.8萬篇,連續十年居世界第二位,高被引論文數量、熱點論文數量持續居於世界第三位。我國研發人員總量已達535萬人,連續6年穩居世界第一。一大批優秀的科學家成長起來,原創性科研成果不斷涌現。相較之下,我國科技期刊建設短板突出,國際顯示度低,學術影響力弱,全國5000多種科技期刊,被國際重要數據庫收錄的只有200餘種,載文量不足3萬篇。大量創新成果都需要到國外期刊發表,科技界對建設高水平學術期刊呼聲強烈。

中醫葯科技期刊分級目錄製定工作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涉及的因素多、影響大、責任重。在全國沒有可借鑒的經驗,這裡面必然會存在著尚需完善的地方,要靠改革、靠發展來解決這些問題。最後達到的目標就是以目標為導向,以評促建真正做強做大中醫葯科技期刊,體現中醫葯的自覺自信和自強。

分領域發佈高質量的科技期刊分級目錄是推進世界一流期刊建設的重要工作。中華中醫葯學會作為第一批期刊分級目錄的試點單位,探索開展了期刊分級分類的研究工作。

要重點在五個方面集中發力。一是以域選刊,聚焦科技前沿方向、國家戰略需求和期刊發展現狀選擇期刊重點建設領域;二是刊群聯動,推動集群化運作和集團化發展,推進期刊建設轉型升級;三是平臺托舉,建設數字出版服務平臺和科技論文大數據中心;四是聚集資源,促進政府引導與社會資本有機結合,實施國際化辦刊人才培養計劃;五是優化生態,強化出版倫理規範建設,探索建立科學合理的期刊評價標準,推進科技評價導向改革。

期刊分級目錄必須在使用中才有它的生命力,發現它的不足並不斷加以完善。中國中醫科學院將帶頭應用中醫葯科技期刊分級目錄,切實發揮同質等效作用。

當前,我國處於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設的重要時期,可謂“三期疊加”,即,需要擁抱時代、搶占風口的戰略機遇期,需要適應變革、緊跟趨勢的轉型升級期,需要深化改革、破解難題的攻堅克難期。

在近幾十年國際科技期刊出版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背景下,我國的科技期刊錯過了四場顛覆性變革,即全球化變革、數字化變革、結構化變革,以及目前正在進行的跨界融合。

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積極推動創新發展,解決卡脖子問題,推動自主創新,為世界作出中國的貢獻、提出中國的方案,也要向世界講好中國創新的故事,發出中國科技創新的聲音,使科技期刊作為對外交流窗口,肩負起提升國際傳播力影響力的重要使命,打造我國的文化軟實力。

中國科協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懷進鵬:

縱觀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不僅集成了全球學術生態建設的核心要素,而且對科技創新的支點作用顯著。中子的發現、核裂變的發現、DNA雙螺旋結構的發現、人類首次登月的阿波羅計劃、染色體的結構與功能等重大創新成果,處處都有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身影。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是世界科學中心轉移、學術共同體變遷的親歷者,是人類重大科技成果的記錄者,也是帶動期刊形態演變的領頭羊。

中國科學院院士楊衛:中國科技期刊是時候“觸底反彈”了

與此同時,我也期待通過開展科技期刊分級目錄製定工作,能夠探索建立符合中醫葯期刊自身發展規律的標準體系和評價體系,從而助力人才評價體系改革。

我的理解,理論研究成績也好,應用研究的成果也好,希望能夠在中國的雜誌上集中發揮作用。在我國,中文期刊非常重要,中文版是兩刊的半壁河山。梅宏院士說,“在一定意義上,我們國家科學發展最快的階段,中華文明史上的相關記載是缺失的”,這句話代表了期刊界的共同心聲。

其次,還應該從國家層面上選擇並重點建設一批高水平的旗艦刊物。第一批期刊可以集中我國作者在國際上影響力較強的學科領域。當旗艦刊物形成後,圍繞著這些旗艦刊物,分層次佈局建設其子刊或集群刊,形成具有一定規模的期刊生態群。編輯人才隊伍建設是關鍵。對科學編輯建立專門的人才評價體系、職稱體系和薪酬體系。探索新的期刊評價體系。

期刊事關科技競爭力和文化軟實力

中國科協2006年起實施“中國科協精品科技期刊工程”,2013年起實施“中國科技期刊國際影響力提升計劃”,2016年起實施“中國科技期刊登峰行動計劃”,今年又聯合六部委共同發佈了“中國科技期刊的卓越行動計劃”。我們希望通過領軍期刊、重點期刊、梯隊期刊、高起點新刊、集群化試點等五個方面來推進期刊發展,同時在政策機制和人才培養方面予以推進。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

但同時也要看到,我國科技期刊與世界一流還有不小的差距。這主要表現在:第一,國際影響力有限,被國際重要檢索數據庫收錄比例仍然較低,且期刊質量和載文規模出現一定程度的背離趨勢,出現“剪刀差”現象。第二,集約化市場化程度不高,平均每個出版單位只出版1.15種期刊,小散弱現象依然突出,一些已經形成品牌優勢的期刊由於沒有市場化機制的引導,進一步提升國際影響力後勁乏力,容易落入“中等規模陷阱”,出現大而不強或強而不富的情況。第三,缺乏自主平臺,對外依賴度非常高,絕大多數英文刊借船出海,依靠海外出版平臺出版傳播,沒有話語權,更沒有評價權。第四,國際化高水平人才不足,儘管已有數量龐大的科研群體和辦刊隊伍,但參與過國際期刊審稿的高水平科學家,以及具有國際期刊運作經驗的專業編輯出版人比例很低。第五,在審稿質量、發表速度、響應作者等方面與一流期刊差距較大,絕大部分科技期刊國際化專業服務能力有待加強。第六,學術規範建設薄弱,缺少懲處學術不端的剛性規定,個別期刊出現急功近利的功利化取向。

綜上所述,我們正面臨著一場出版業、科技期刊業和科技創新與經濟結合的新變革,需要不斷地引領創新、催生新產品,科技期刊的改革勢在必行。

應當看到,我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國力進入世界前列,為我國打造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提供了最大的底氣,特別是科研實力的迅猛提升和科技強國戰略的實施,我國科研人才量質齊升,論文發表的強大內需市場已經形成,為建設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提供了難得的“天時、地利、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