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平台市场-仔细观察喜兔平台上的粉丝和创业者

  • 时间:

【男童被砸晕后溺亡】

可在今天,他們的消費升級表現得淋漓盡致。據麥肯錫《中國數字消費者的現代化之路》研究報告,三四線乃至更五線的區域居民使用電商購物的比例已經超過一、二線城市,而且是個性化、品牌化、高端化、體驗式的消費。

而且,喜兔採用自營+品牌直供的模式,與源頭品牌、源頭工廠直接合作,店主無需囤貨、發貨,由喜兔統一採購、統一發貨、統一服務。

對於社交電商來說,流量並不是最重要的,把粉絲經營好才是最關鍵的。

8月18日,喜兔“世界看我,一切由你”全球戰略發佈會將在杭州國際博覽中心舉行,屆時喜兔創始人老光將會對喜兔的模式、戰略等進行更為全面深入的講解。

因此,老光的打法是圍繞用戶進行社交分享和有效的內容營銷。

正如老光所說,仔細觀察喜兔平臺上的粉絲和創業者,他們真的是從泥土中成長起來的,簡單、純樸,對美好生活的渴望強烈,緣此,很多人把喜兔看作是一份事業。

這個不難理解。我們可以從一個案例中找到關鍵點:以粉絲圈為代表的微信社區通過內容聚合分享、社群互動交流,增強公眾號粉絲的參與感,進一步挖掘粉絲價值。

1.視用戶為上帝,而用戶把喜兔當作事業

在下沉市場,喜兔不會做單一的社群營銷,也不想走雲集、貝店的老路。在模式上,喜兔有自己獨特的理解。

中國每年都有一群無業或者賦閑在家的人。這其中,有學生、有賦閑在家的寶媽、也有被下崗和退休人群。而幫助這些人,搭建創業就業的平臺,也就格外有意義。

在服務店主這一環節,喜兔創新的S2B2C模式與個性化商業培訓體系,可以全面賦能店主個體,為其提供商品、物流、IT、培訓、售後等全方位開店指導方案。

那是一片遼闊無垠、潛力無限又令人浮想聯翩的長尾地帶,那裡有近三百個地級市,三千個縣城,四萬個鄉鎮,六十六萬個村莊。很長一段時間,下沉市場的存在感都被一二線的精英經濟所掩蓋,而所謂的小鎮青年也被冠以不懂消費和生活。

不管是口紅一哥李佳琦、還是電商達人張大奕,都在做同樣的事情。與粉絲的頻繁社交互動,建立起極強的用戶黏性,得到更多追捧。

所以,喜兔存在的價值和意義在哪?

大家都知道,喜兔的前身是大時代。

但是喜兔沒有這些中間渠道,同樣一件商品,可以以極低的成本給到小B端的店主,消費者只需花40塊錢左右即可到手。

在老光看來,讓創業更美好這件事情,擁有非常高的社會價值,喜兔將在這條路上,始終如一!

“重視與粉絲的互動,以人格化營銷方式給粉絲種草,併在這個過程中教粉絲很多乾貨。”老光認為,在社交生態里,基於信任的互動方式有著更快的傳播速度和更廣的傳播面。

很簡單,如果賣的都是好產品,一個推一個,大家都會去這買東西。但如果出現問題或疑似有問題,壞名聲會傳的更快,以前的客人都會流失。

於是,當時代風口來臨,大時代轉型升級為喜兔也恰如其時。

有人曾說過,下沉市場背後,才是真正的中國。

舉個例子,比如一件商品30塊出廠價,在大賣場里要賣到80元左右,這是基本上的行規,所以裡面有巨大的差價。

而喜兔是如何差異化競爭的呢?“我們是非常擅長這塊的,我是產品出身,瞭解供應鏈,瞭解社群運營。包括我們的高管團隊,都是業內頂尖人才,在各個模塊都能打出差異化的優勢。”

老光進一步總結:這裡的消費場景,並非是直接去網上購買,更多是通過人與人之間的推薦,通過人去帶貨,也就是通過社交的形式去完成。

上述動作,讓喜兔脫穎而出,成為全新的社交新零售平臺 。其特征是自用省錢,分享賺錢,進而滿足了家庭一站式生活需求。

過去7年,大時代扎根下沉市場,之所以轉型為喜兔,是因為對市場的深度洞察,即4—6線消費市場日益旺盛的消費需求無法被準確滿足。

即便總經銷商只加價6%-7%,但經過層層經銷,最後的價格變得很高,與此同時在終端渠道,未必有大量的進貨投入,消費者不僅沒有產品紅利,更沒有價格紅利。

“相較於過去搜索電商是人去找東西,喜兔打造的是人以群分的新電商模式。把基於相同興趣愛好的人群聚集在一起,培養出一個KOL,把相似的需求歸集起來,在一個生態內實現產品的銷售裂變,同時給供應端提出更多的需求,使得消費者需求可以更好被滿足。”老光分析。

事實上,依托已有的300萬的用戶基礎,喜兔正在裂變、迸發——“讓大家花更少的錢,買到好的產品,而且還能賺錢”——從而真正意義上打造社交電商領域頭部品牌。

在喜兔創始人老光看來,傳統電商是無法真正觸發到4—6線城市的。“因為我本身就是4—6線城市原住民,身邊的人覺得淘寶太複雜,下載APP—註冊—搜索—下單—填寫地址—下載支付軟件——綁定銀行卡,整個交易流程鏈路太過複雜。”

2.差異化路徑,懂運營才能進一步深耕

而在這樣的路徑下,越來越多下沉市場的用戶有可能被推出來成為KOL,本身就可以成為創業者。“流量去中心化了,KOL撕裂了平臺的信息霸權,如同毛細血管,真正做到了直通億萬家庭。”老光說。

具體怎麼做呢?喜兔首先砍掉了各級代理、中間環節,節約廣告費、物流費、人員成本等,將優質商品通過社群口碑傳播直達消費者。

那麼為什麼一定是社交+內容營銷呢?

所以,不管是拼多多這樣的社交拼團類平臺,還是雲集、貝店這樣的平臺,業務的核心競爭力在於運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