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古城柯牙-四宫村村民依托薰衣草种植及旅游附属产业

  • 时间:

【美国推迟征收关税】

“小時候經常刮沙塵暴,霎時天就黑了,樹都能被颳倒,人根本不敢出門。”56歲的柯柯牙防護林管理站職工麥麥提依明·阿木提說。

7月驕陽似火,人們頂著烈日、揮汗如雨,修成一條長16.8公里,配有505座橋、涵、閘等水利設施的防滲乾渠,比原計劃半年的工期提前了整整兩個月。

2008年,喀什市老城區保護綜合治理項目正式啟動,2015年完成對其核心區改造治理項目,同年7月這裡成為國家5A級旅游景區。

“站在這座長11.5米、寬4.5米、高8.5米的群雕前,我仿佛再次看到父輩們迎難而上、同心協力、為國分憂的感人場面!”可可托海國家礦山公園景區運營部經理譚勝利說。

在這裡,游客不僅能參觀維吾爾族家居擺設,還可在院內納涼,欣賞歌舞表演,盡享瓜果、茶飲和小吃。出門沿著老城巷道邊走邊逛,還能領略古城的“西域絲路記憶”。

目前,老穆只有兩間客房能接待住宿,有時客人來多了住不下,還要推薦到別家住。“我琢磨著,把靠路邊這兩間房也收拾改造一下,秋天就動工乾。”

“這裡的全魚宴太好吃了!”來自北京的游客薑子敏對賽里木湖的高白鮭贊不絕口。

飄揚的黨旗、採礦的工人、手握繪圖的工程師、雪中奮蹄前行的馬爬犁等雕像組成的這座群雕,生動再現了上世紀50年代初,4萬多名各族職工群眾創辦中蘇有色及稀有金屬股份公司的歷史畫面。

過去,可可托海礦區基礎設施較差,半個多世紀的高強度開采更積累了不少生態問題。這促使可可托海人思考:如何恢復、再造綠水青山?

去年實行河湖長制以來,賽里木湖環境治理效果明顯,湖體水質升為二類。湖域草原全面恢復,草場植被覆蓋率近100%。

“當年的礦洞已變為探險者的樂園,選礦廠成為紅色教育基地,通行礦車的老木橋迎來眾多攝影愛好者。”譚勝利說,在著名的三號礦脈前,他一遍遍為游客動情講述第一代礦工頂著零下40攝氏度的極寒天氣,在露天礦山手選礦石、肩挑背扛的創業故事。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盛夏,這處旅游家訪院瓜果飄香,歌舞歡騰。幾棵枝繁葉茂的無花果樹根植於庭院中央,色彩艷麗的艾德萊斯綢點綴整個院落。

可可托海礦區企業積極轉型,成立旅游公司,把礦山改造為旅游景點,重點開發工業遺跡旅游和紅色旅游,讓“礦三代”譚勝利和他的工友們成功轉型為旅游講解員、廚師和部門經理等。

老穆名叫穆忠軍,今年54歲,住在伊犁霍城縣蘆草溝鎮四宮村,離果子溝不遠,前些年他一直在外打工。

“老城經過‘修舊如舊’改造後,傳承了當地民俗文化,特色街巷令人流連忘返。這讓我對家鄉旅游業前景充滿希望。”2017年3月,在西安旅游學院進修回來的沙拉麥提古麗·卡日在距離自家老屋50米處開了這家家訪點。

1987年的春天,柯柯牙出現了一抹綠色,樹木成活率達87.3%。此後,去柯柯牙植樹造林成為每個阿克蘇人的自覺。而今,這片綠洲已達115.3萬畝,成為集生態林、經濟林於一體的“綠色長城”。

“開業初,我們只經營掛毯、圍巾等維吾爾族特色產品,後來游客經常詢問吃飯、喝茶、欣賞歌舞的地方,我便聘請了民間藝人和周圍鄰居的姑娘小伙子們專門為游客表演歌舞,讓游客更好體驗當地文化生活。”沙拉麥提古麗·卡日說。

四宮村黨支部書記潘林介紹,目前,四宮村有接待能力的民宿8家,還有30戶民宿正在施工中。通過薰衣草景區輻射薰衣草觀光、家庭種植、精油提煉、產品包裝等,不僅讓四宮村村民鼓了腰包,還解決了周邊鄉村富餘勞動力就業。目前,四宮村村民依托薰衣草種植及旅游附屬產業,人均年收入高出全縣人均收入4000元以上。

新疆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境內的賽里木湖湖水透明度12米以上。近年來,隨著新疆旅游業快速發展,賽里木湖景區游客接待量不斷增多,景區生態環境保護面臨不小壓力。

可可托海——礦山公園放光芒近期,群雕“礦山魂”在阿爾泰山腳下可可托海國家礦山公園文化廣場正式落成。

“惠遠古城,芳香霍城”。近年來,霍城縣大力發展旅游業,鼓勵部分鄉鎮種植薰衣草,每年舉辦“薰衣草節”,游客紛至沓來。四宮村駐村工作隊和村“兩委”帶領村民連片種植萬畝薰衣草,外出學習精油提煉和產品深加工,動員幫扶村民大力發展旅游民宿、餐飲、特色薰衣草產品。

“在賽里木湖這樣純凈的水裡才能長出高品質的高白鮭。”賽里木湖管委會主任劉慶介紹,1998年俄羅斯向中國提供高白鮭、凹目白鮭發眼卵各100萬粒,經孵化共獲仔魚128萬尾,其中有90%的魚苗投放到賽里木湖。2005年,這裡出產的高白鮭遠銷芬蘭,成為新疆首批進入歐盟國家的水產品。

如今,游客走在修葺一新的喀什古城街道上,徜徉在帽子巴扎、花盆巴扎、樂器巴扎後,被姑娘們跳起的麥西來甫舞蹈所吸引。步入“古麗的家”院門,就走進了古城居民的日常居家生活中……

“在旅游旺季,每日游客量能突破1000人次。這裡還聘請了18名員工。”沙拉麥提古麗·卡日說,她希望讓游客近距離感受喀什,瞭解新疆。

時任地區林業處處長畢可顯領著幾個技術員在實驗林工地一住就是半個月,起早貪黑取回了58個土壤剖面做精細的理化分析,制定了詳細施工方案。

天變藍、水變清、草變綠,隨著一系列生態保護舉措的實施,賽里木湖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顏值”,實現了人與自然、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的和諧。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6日 13 版)

霍城縣——薰衣草美引客來“游客來我家住民宿,可品嘗特色美食,在觀景臺上休閑納涼,遠觀天山雪峰,近賞萬畝花海,感受薰衣草芳香氣息。”老穆咂了一口蓋碗茶,“現在新疆游客越來越多,在家門口吃上旅游飯,真香!”

柯柯牙——荒漠戈壁變綠海新疆南部大多是沙漠、戈壁、山嶺。而柯柯牙這片位於天山南麓的綠洲,則是一處生態建設的奇跡。它位於阿克蘇市東北部,曾是一片亘古荒原,溝壑縱橫,鹽鹼茫茫,寸草不生。影響城區人民生活的風沙主要來自這裡。

“植樹造林,讓這片土地綠起來。”阿克蘇地委、行署提出了工作目標。1986年,各族幹部群眾、駐地官兵在柯柯牙開始義務植樹、綠化家園。

小院主人是生長於斯、身材高挑、能歌善舞的維吾爾族姑娘沙拉麥提古麗·卡日。她曾在老城景區當過9年講解員,在她的記憶中,喀什是古絲綢之路上獨具風格的千年古城。

2013年,可可托海礦區被國家確定為獨立工礦區改造搬遷試點,建設生態治理、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等六大類50項工程。此後,這裡的植被愈加茂盛、危房舊房被徹底改造、公路四通八達……昔日陳舊的城區煥然一新,群山重新煥發“綠水青山”的本色。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工程從一開始就堅持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並重,在楊樹、胡楊、沙棗樹組成的防風牆之後,種下了蘋果、紅棗、核桃等經濟林。33年的接續奮鬥,這裡地綠了,天藍了,雨多了,生態好了,老百姓腰包也鼓了。

“礦脈雖然停了,但父輩們艱苦創業的可貴精神不會消失!我們在發展過程中始終堅持一條主線,那就是把老一輩可可托海人的故事講給各地游客聽,把可可托海精神傳承下去。”譚勝利說。目前,景區每日平均接待游客量已達到13830人次,收入1521.3萬元。

“藍色的湖水裡,美麗的白天鵝游來游去,真希望能天天看到這樣的美景。”薑子敏說。

幹部引路,群眾致富。沒等村幹部上門做工作,老穆就主動幹了起來。他把自家的幾畝地按村裡統一安排種上薰衣草。他家上下兩層的院落,樓下打造成餐館,8張桌子能同時接待30多人;樓上兩間客房,鋪成大炕,用作住宿接待;旁邊的觀景平臺,鋪上了新地毯,擺了幾把藤椅和桌子。自家小院里翻了土,種上各類時令蔬菜。在院子的角落,還養了30多只土雞、40多只兔子。

“一個好漢三個幫”,老穆讓遠在烏魯木齊打工的兩個兒子回來“挑大梁”。去年冬天,大兒子報了廚師培訓班學習廚藝。“這不,不到一周,光是餐飲收入就一萬元出頭了。”老穆開心地說。

當地還物盡其用,將三號礦脈尾礦堆改造成游客廣場和接待中心,妥善保護利用三號礦坑、地質陳列館,打造文旅產業“金山銀山”。去年,三號礦坑被列入國家工業遺產名單。

割了一束地里的薰衣草遞過來,老穆算了一筆賬:院前5畝薰衣草,進入第三年豐產期,純收入兩萬元;離家不遠的三畝地,種薰衣草剛兩年,每年收入7000元。家裡兩間民宿,旅游旺季四五個月,住宿收入三四萬元。另外加上餐飲這一塊,全家年收入不下10萬元。

賽里木湖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先後投入10億元,實施核心區42.5萬畝草場禁牧,環湖修複草場5萬畝,對所有裸露土地進行綠化,垃圾污水全部運出湖域集中處理等措施,促使賽里木湖“還其自然”。景區內全面推行清潔動力,區間車、帆船、漁業公司捕撈船隻全部使用電動力。

喀什老城——歌舞歡騰游興濃“這裡既能感受到當地居民的熱情好客,又能領略獨具特色的地域文化。”江蘇南京游客劉俊宇和伙伴們聚在喀什古城阿熱亞路的“古麗的家”旅游家訪院內。

管理站32名職工都住在工地,每天天剛亮就幹起來,天黑透了才收工。幾天下來,每個人手上都有了血泡,卻沒一個人抱怨。大家心裡憋著一股勁:一定要把樹種活。

“賽里木湖的天鵝逐年增多,它們在春夏秋三季,三五成群地聚集在賽里木湖生活,說明賽里木湖的生態環境變好,這些美麗的天鵝停下了腳步,願意在這裡安家。”劉慶說,好的環境也讓景區旅游門票收入和旅游消費均明顯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