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无声老红军-张爱萍将军曾回忆道:“有多少生死与共的战友

  • 时间:

【陈情令演唱会】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6日15 版)

“跟著共產黨,萬里征途上,握緊手中槍,前赴後繼為人民,迎著勝利向前方”。不遠處,一位老戰士唱起了《工農齊武裝》。而另一邊,一位老紅軍的右臂幾乎難以動彈,卻緩緩地抬起左手敬了一個軍禮。此時,無聲與歌聲交相呼應,迸發出激蕩人心的強大力量。長征,這場“革命與反革命兩種力量、光明與黑暗兩種命運”的大搏鬥中,這場如斯諾所說的“歷史上最盛大的武裝巡迴宣傳”中,匯聚起一個民族的精神偉力,必定會鼓舞並激勵一代又一代人不斷攻堅克難、從勝利走向勝利。

這支腳穿草鞋的隊伍,照亮當時中國暗沉沉的天空,激蕩起改變歷史的滾滾洪流

長征出發時,像一次秘密行軍。1934年,中央紅軍離開瑞金,有五個出發地點,馬道口、梅坑、田心、洋溪和九堡。幾個出發地都沒有聲響,只有在梅坑出發時吹過三次號,第一次“準備”、第二次“集合”、第三次“出發”。正是在這樣的靜默之中,紅軍將士們開始了這次“無與倫比的史詩般遠征”。於無聲處聽驚雷。這支腳穿草鞋的隊伍,照亮當時中國暗沉沉的天空,激蕩起改變歷史的滾滾洪流。

老紅軍康文華,99歲;老紅軍謝有貴,98歲;老紅軍白應謙,98歲;老紅軍梁克興,93歲……在陝西延安八一敬老院,幾位老紅軍坐在庭院里。衣服上佩掛的獎章,代表了老紅軍們的功勛,也是對戰鬥歲月的回憶。旁邊的護理員說,老爺爺們都90多歲了,聽力很弱。然而,他們仍然端坐著,無聲卻堅毅,更顯莊重而嚴肅,散髮著穿越時空的力量。

無聲中有壯烈如歌,張愛萍將軍曾回憶道:“有多少生死與共的戰友,在我身邊倒下,他們往往來不及說完一句話,來不及投出一個手榴彈”。無聲中有信念如磐,就算前面的戰友倒下了,身體已經冰涼,戰士們還是能找到隊伍。無聲中播撒紅色的種子,毛澤東同志指出,“不因此一舉,那麼廣大的民眾怎麼會如此迅速地知道世界上還有紅軍這樣一篇大道理呢?”那群頭頂紅星的人,用堅定的信念和不屈的精神,於千難萬險中跋涉,於槍林彈雨中戰鬥,於壯懷激烈中犧牲,於上下求索中堅定,讓長征成為縈繞於世界東方的“紅飄帶”。

長征路上,無聲壯舉處處皆有。翻雪山時,一位叫吳先恩的兵站部長髮現積雪下高舉著一隻胳膊,拳頭緊握,掰開一看是一張黨證和一塊銀元,上面寫著:“劉志海,中共正式黨員,1933年3月入黨。”天寒地凍、飢腸轆轆,或許睡著就再也醒不來,或許在睡夢中被泥淖吞噬,或許體力不支而掉隊,但紅軍戰士一路奮勇、一路攀登,矗立起一個個無聲的豐碑,彰顯了生命與意志的力量。今天,在長征沿線的無數紅軍墓、紅軍碑,仍然無聲地訴說著這支隊伍“雖九死其猶未悔”的英勇與堅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