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技术中国-陈俊武动情地说::“作为新中国辉煌70年的见证者

  • 时间:

【伊拉克持续抗议】

“從加入中國共產黨那一天起,我便做好了以身許國,一生獻科學的準備。”陳俊武經常這樣說,也嚴格這樣做。

“個人的命運和國家的命運息息相關”

“奉獻大於索取,人生就燦爛”

作為一名有著63年黨齡的老黨員,陳俊武嚴格自律。他謝絕了配秘書、坐專車的專家待遇,去外地出差常常拎包就走,在交通費、住宿費上精打細算。

陳俊武一生輾轉多地,每次搬家,都是因為“國家需要”。

“奉獻大於索取,人生就燦爛;奉獻等於索取,人生就平淡;奉獻小於索取,人生就黯淡。”對待人生得失,陳俊武這樣說。

1946年,還在北京大學讀大二的陳俊武到遼寧撫順參觀,第一次見到日本人留下的人造石油廠。中國石油工業落後、處處受制於人的狀況對他產生了巨大衝擊。大學畢業後,陳俊武執意前往撫順工作。1949年12月,他成為撫順礦務局人造石油廠(後更名為石油三廠)的一名技術員。在技術資料匱乏、生產條件簡陋的情況下,陳俊武與技術專家和工人一起剋服重重困難,為工廠恢復生產廢寢忘食。

是什麼力量支撐著他在科研上創新突破、勇往直前?是對黨的無限忠誠和對祖國深沉的愛。陳俊武在入黨申請書里寫道:“我一直覺得共產黨的事業是偉大的事業,我也願意為了這個事業而奮鬥終身。”

新世紀之初,古稀之年的陳俊武帶領團隊完成了甲醇制烯烴(DMTO)的“兩次一百倍”工程化技術開發,於2010年8月在內蒙古包頭建成了世界首套DMTO工業示範裝置,形成了我國在煤制烯烴領域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2015年1月,DMTO技術獲得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2018年1月,“煤制油品/烯烴大型現代煤化工成套技術開發及應用”榮獲2017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2014年7月,陳俊武所在的洛陽工程公司在廣州建設新平臺,規劃住房時給他安排了一套180平方米的安置房,陳俊武堅決反對:“我年齡大了,在洛陽工作和生活,要廣州那麼大的房子幹嗎?”

經過不懈努力,1965年,撫順石油二廠60萬噸/年流化催化裂化裝置投產成功,推動我國煉油技術一舉跨越20年。陳俊武並未止步。他主持完成快速床、湍流床、摻煉渣油的催化裂化等一系列新工藝、新技術、新設備和新產品開發,為我國催化裂化技術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做出了許多開創性貢獻。1985年和1987年,陳俊武兩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991年被評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上世紀60年代,大慶等油田已能為國家提供充足的原油,但當時國內的煉油技術不過關,不能進行有效深度加工。“這就好比有了上好的稻穀,卻依然吃不上香噴噴的白米飯。”1961年,陳俊武接受重任,開展攻關,帶領團隊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

“只要身體允許,我會繼續創新下去”

1969年,陳俊武隨原石油工業部撫順設計院搬遷到位於豫西山區的洛陽市宜陽縣張塢鄉竹園溝。在這裡,他埋頭科研,研發出中國石化工業領域領先的創新成果。

十幾歲時就立志獻身中國石油化工事業,直到90多歲高齡仍在為此奮鬥,陳俊武院士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然而在培養新人上,陳俊武卻十分大方。2010—2016年,陳俊武牽頭在鄭州大學建立院士工作站,每月堅持從洛陽到鄭州授課,吃住行自費,卻分文不取報酬。他還把獎金和積蓄捐給公司幼兒園、優秀民辦教師和貧困學生。

2018年7月,陳俊武獲得感動石化人物獎,他對臺下的同事說:“個人的命運和國家的命運息息相關,希望大家認識到肩負的使命,站在黨和國家最需要的地方去努力,讓人生更有價值!”

92歲高齡,中國科學院院士、我國煉油催化裂化工程技術奠基人陳俊武(見圖,新華社發),仍奮鬥在石油石化行業科研前沿!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06日02 版)

陳俊武院士以實際行動詮釋著初心使命:銘記自己入黨的初衷,銘記對黨許下的諾言,自覺到黨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忘我奮鬥、無私奉獻。自覺地將人生價值融入偉大的中國夢當中,創造石油煉製、煤化工領域的多個中國第一、世界第一,不忘初心、奮鬥不止,科技報國、永不言悔,陳俊武為我們樹立了典範。

“只要身體允許,我會繼續創新下去。”近年來,陳俊武又把目光放在了溫室氣體排放和低碳經濟領域,歷時3年寫就24萬字的《中國中長期碳減排戰略目標研究》,對碳排放政策制定、能源結構調整、能源使用效率提高等提出科學建議。

在北京展覽館,參觀完“偉大歷程 輝煌成就——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後,陳俊武動情地說:“作為新中國輝煌70年的見證者,能夠將個人的成長匯入國家歷史發展,我很幸運。今後還要繼續保持工作狀態,為了國家需要而奮鬥。”

銘記曾許下的那份諾言(短評)